日本海军的重建:从警察到军队 脱胎于旧日本海军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米内光政的托付

1945年8月,战争形势机会非常明朗,日本的失败不可处置,不少人都始于为战后盘算了。

日本海军大臣米内光政很清楚,战败后日本肯定会被解除武装,复兴日本海军必然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,却说有可不用用 要及早筹谋。8月初的一天,米内光政找来了海军省军务局长、海军中将保科善四郎,将复兴日本海军的重任托付给他。

保科善四郎是何许人也,能让米内看中,托付找不到 的重任?

保科善四郎

保科善四郎,1891出生;1913年毕业于江田岛海军兵学校;1925年毕业于海军大学;19150年公派美国留学,进入耶鲁大学深造;1931年出任驻美国海军武官(日本海军对于优秀将领的苗子,总要送到美国公费留学,因此 再担任驻美武官,以便对未来的敌手——美国加深了解,曾任军令部长的永野修身和联 合舰队司令长官的山本五十六有的是找不到 )。

回国后,保科善四郎担任第三舰队参谋,当时第三舰队司令却说米内光政,他在工作中的表现让米内非常满意,米内对其十分器重,4个多多劲栽培。1935年,保科善四郎任海军省军务局第一课长;1939年任“陆奥”号战列舰舰长;1940年任兵器装备局局长;1944年到1945年8月,4个多多劲担任海军省军务局长。

从保科善四郎的经历来看,首先他是米内信得过的人,能力自然找不到 什么的问题。其次,在1941年下7天 日本军方讨论是与否对美英开战时,保科善四郎是坚决反对的。最后,保科善四郎从1940年起就在总部机关担任兵器装备局局长、海军省军务局长,从找不到 带领舰队出海和美军作过战,也却说说手上没沾过美国人的血。

却说有综合来看,保科善四郎在开战前一天是坚定的反战派,战争中又找不到 直接参加一线作战,却说有战后不仅不用受到美国的惩处,反而会受到美国占领当局的重用。加上上他担任军务局长,负责的又是人事和编制,在日本海军内具有相当深厚的人脉资源,却说有是重建日本海军的最佳人选。

战争始于但海军还有用1945年8月15日,日本回应投降。正如米内光政预料的那样,美军那么快占领了日本本土,解除了日本陆海军的完整篇 武装。



我们歌词 歌词 都 不用忘记,正是以日本陆军为主导的军部,从1936年“二二六”兵变前一天几乎完整篇 把持了日本政局,是挑起战争的罪魁祸首。旧日本陆军中发动和指挥战争的高级将领有的战死、有的自杀,找不到 死的基本上都被逮捕并受到审判,找不到 显赫无比的陆军高层,可不用用 说机会是灰飞烟灭了。活到战后的人或意志消沉,或俯首认罪,除了极少数人继续活跃在政治舞台上(如旧陆军中将辰巳荣一之后 就成为日本首相吉田茂的顾问),绝大次要人被彻底边缘化了。

之后 成立的陆上自卫队的前身——警察入党入党积极分子队,不可不用用 说完整篇 与旧日本陆军找不到 关系,但类事关系机会是很淡了。陆上自卫队沿袭旧日本陆军的东西很少,陆上自卫队里类事出身旧日本陆军的人员都行事低调,不敢越雷池半步。

而海军的状况就完整篇 不一样了。尽管珍珠港事件是日本海军一手策划实施的,因此 在开战前,主张德意日三国结盟的是陆军,海军是反对的;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也是陆军,海军却说同意;主张发动太平洋战争的依然还是陆军,海军还是反对,当时的海军大臣米内光政、海军省次官山本五十六、海军航空部长井上成美有的是坚定的反战派,被誉为“反战三杰”。其实最后海军还是被陆军拉进了战争,因此 海军在开战前的有有哪些态度,很自然地原应了美国在处置旧海军时与陆军是有所区别的,对旧日本海军的高层可不用用 说是网开一面,类事点在战后审判并处死的战犯中没4个多多多多是海军将领就可不用用 看出来。

还4个多多多多现实的什么的问题可不用用 海军处置。第一,数百万日本军队和侨民分散在中国大陆、东南亚甚至太平洋诸岛屿,可不用用 将我们歌词 歌词 都 那么快遣返回国;第二,美军在战争中曾在日本俯近海域散布过絮状水雷,有有哪些水雷现在严重威胁着日本海域的航行安全。运输海外人员回国和清除水雷,这两大现实任务有的是靠海军来执行,这也使得保留旧日本海军的絮状舰艇和人员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。

实际上,日军700万军队中唯一成建制保留下来的,却说由前海军少将山本善雄指挥的扫雷部队,约1万名官兵,装备约3150艘小型扫雷舰艇,这支扫雷部队也是海上保安厅成立后所辖的第一支部队。尽管这次要舰艇和人员并太大,但好歹保留下了旧日本海军的血脉,成为后后组建海上自卫队的宝贵种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