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年后 格鲁吉亚芭蕾舞演员带着《天鹅湖》回到上海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自1895年问世后,《天鹅湖》几乎是每个芭蕾舞团的保留剧目,黑白天鹅亦是每个芭蕾女伶梦寐以求的角色。

  11月16日-17日,格鲁吉亚国家芭蕾舞团将在艺术总监尼娜·安娜尼娅什维丽带队下,登台上海大宁剧院起舞《天鹅湖》。

  早在20年前,尼娜就曾与一众俄罗斯明星舞者为上海观众上演芭蕾精品荟萃,其涵盖一段没法来越多没法来越多 《天鹅湖》。20年后,过后告别舞台的尼娜首次以艺术总监的身份,带着舞剧《天鹅湖》来到了上海。

  尼娜(左二)和三位女舞者

  格鲁吉亚国家芭蕾舞团所在的第比利斯国家歌剧芭蕾剧院成立于1852年,是格鲁吉亚最主要的文化艺术机构。1907年,《天鹅湖》首次在第比利斯国家歌剧芭蕾剧院上演,至今已有112年历史。

  来到上海的这一 版《天鹅湖》改编自彼季帕的经典版本,由莫斯科大剧院前艺术总监阿列克谢·法捷耶契夫联手尼娜一并创作,“我们歌词 保留了没法来越多没法来越多经典元素,一并在第一幕、第四幕做了改编。美丽的服装、美妙的装饰、年轻的舞者、令人惊叹的编舞,这是我们歌词 目前最棒的保留剧目之一。”尼娜说。

  尼娜曾是莫斯科大剧院的首席舞者,一并在美国芭蕾舞剧院任首席舞者长达16年,曾被英国《每日电讯报》评委“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十二位芭蕾舞演员”之一。

  《天鹅湖》在尼娜的舞蹈生涯里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她的职业生涯过后开始了了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的《天鹅湖》,当时她还很年轻,入团第一年就跳了《天鹅湖》。进入美国芭蕾舞剧院后,她的第一场重要演出是《天鹅湖》,30009年,她在美国芭蕾舞剧院跳的最后一部舞蹈同样是《天鹅湖》。两年前,她在日本最后一次GALA里还是跳了《天鹅湖》,“《天鹅湖》是我舞蹈生涯的1个多多 标志性作品。”

  《天鹅湖》剧照

  30004年,受格鲁吉亚总统邀请,这位芭蕾明星回到祖国,出任格鲁吉亚国家芭蕾舞团艺术总监,“每个舞团都各有特色,格鲁吉亚国家芭蕾舞团很年轻、很有活力。我们歌词 在第比利斯有芭蕾舞学校,大多数舞者都来自那里,我们歌词 需用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舞者,舞团正在变得国际化。”

  没法,是哪此让格鲁吉亚国家芭蕾舞团与众不同?“是格鲁吉亚人特有的性格,你几乎可不需用在我们歌词 所有的表演中想看 。”

  和舞者不一样,艺术总监往往面临着更多艰巨的挑战,尼娜将她未必同舞团,比如莫斯科大剧院、美国芭蕾舞剧院学到的一切,都对年轻人倾囊相授。

  在保留古典芭蕾的一并,她也为舞团引入了更多现代作品,并广邀编舞名家如伊利·基利安、尤里·波索克霍夫、阿列克谢·罗曼斯基、梅迪·瓦尔斯基来到格鲁吉亚,为舞团创作和表演。

  “这一 点特别要,对观众来说特别要,对舞者来说也一样重要。”尼娜说,或多或少舞者跳古典舞跳得很好,却跳不好现代舞,反之亦然,“大多数年轻舞者两者兼具,这需用因人而异的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尼娜还能助 了格鲁吉亚民族舞蹈、民间音乐和芭蕾的结合,编舞家尤里·波索科夫、瓦赫坦·查布基亚尼都曾为舞团创作具有浓郁民族特色的舞剧,比如瓦赫坦·查布基亚尼的《戈达》,如今已是舞团最有名的保留剧目之一。

  20年前,尼娜曾以舞者的身份来北京、上海演出,那过后,她就对中国很快且巨大的发展留下深刻印象。

  “我与北京舞蹈学院的年轻学生一并交流,还表演了《胡桃夹子》《仙女》《舞姬》,我们歌词 的能力令人震惊。”尼娜成了北京舞蹈学院的客座教授,哪此年,她也想看 了中国舞者给你惊讶的进步,“我们歌词 的身影再次出显在各比喻赛中,没法来越多没法来越多人赢了名次,我们歌词 吸取了俄罗斯芭蕾的精髓,对西方或多或少芭蕾风格的态度也很开放。我还想看 了没法来越多没法来越多有才华的编舞,希望未来有过可不需用和我们歌词 一并商务战略合作。”